中弘股份成首支退市仙股,债主组团堵门,老板出走曾为女星砸1亿

中弘股份退市已成定局。

11月8日晚,深交所做出决定,确定中弘股份因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票面值(1元)而退市,并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至此,中弘股份也成为A股退市史上首支退市“仙股”。

7月24日,在外界质疑中弘实控人王永红跑路的一片众说纷纭中,中弘股份站出来澄清,“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先生2018年初至今一直呆在香港,联系保持畅通,其一直参与商谈重组和协调公司资产出售事宜。“

2018年初至今已过去11个月,王永红回大陆的消息始终没有传来。而在王永红避走香港的这11个月里,中弘股份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截至10月29日公告,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中弘表示,近期公司及子公司偿还了部分借款,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某种程度上,中弘股份已经黔驴技穷了。7月12日,中弘公告披露,拟以14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卖岛背后,中弘又陷入重组闹剧。8月27日,中弘连发多份公告称与加多宝“牵手”,完成重组事宜。而在数小时后,中弘股份随即被打脸,加多宝澄清从未与其签署重组协议。最终,“京城房地产大亨“榜上“凉茶大王“的重组事宜,无疾而终。

在主动筹资的背后,中弘又多次被债权人推上拍卖台。11月7日,中弘股份位于海口的24套商铺在阿里拍卖网上架。24套商铺的评估价超过9000万元,拍卖时间为12月1日10点至12月2日10点。此外,债权人之一的东方资产旗下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也将中弘所欠的一笔借款摆在了阿里拍卖网进行拍卖,评估价约为30.67亿元,竞价时间为11月10日至11月11日。

当前,中弘股份已于10月19日起停牌,股价停留在0.74元,市值还剩62亿元,在此之前,该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8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将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11月8日,就是深交所决定中弘股份“生死”的关键时刻。据多家媒体报道,中弘近日已前往深交所参加听证会,就该公司是否退市进行申辩,但深交所未作出最终决定。8日晚,中弘股份退市已成定局,深交所决定确认中弘股份因连续二十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一元而退市。

等着最后裁判的还有中弘背后的27万股民。在好几个股民群里,群主在群名前直接加上了“中国妖股“的字样。在AI财经社添加的股民群里,有的从11月8日早上6、7点就开始炸锅了,股民在群里互相探寻、怀疑、安慰。有人希望中弘能重组成功,不要退市;有人自认倒霉,大倒苦水;有人鼓励大家炒股要有平常心。

股民老王以一元的价格进场,现在手里现在还有80万股,“如果退市了,我到香港去找王永红。”老王对AI财经社说,“这个连赌场都不如。”如今看来,老王去香港找王永红的前提已经成立了。

在此背景下,11月8日上午,AI财经社实地走访了中弘控股位于北京草房站附近的办公地点。

“今天没来几个人。“中弘办公地工作人员隔着玻璃门门缝,对AI财经社说。当AI财经社进一步询问想见负责人时,工作人员直接回复“负责人不在,这几天都不在。”随后,AI财经社在一位自称是中弘行政人员的员工那里也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物业人员对AI财经社说,去年到今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波维权的人来这儿闹。他印象最深的是,刚过去的10月下旬,有一百号人左右围着大楼要进去,中弘的4个内保站在门口阻止,由于维权人情绪激动,其中3个保安受了伤,来了救护车。保安说起这一切的时候,情绪平稳,仿佛诸如此类的闹事场面已经司空见惯。

AI财经社注意到,中弘办公楼前面的停车场稀稀拉拉地停着20余辆私家车,大门保安告诉AI财经社,停车场是公用的,车子是好几家公司员工的。AI财经社在大楼附近停留期间,仅注意到一两位进进出出的员工。

困局之下,实控人王永红已于今年年初避走香港,而中弘股份董事长王继红、总经理张继伟也于10月16日选择离职抽身。在广为人知的新闻中,中弘债务危机前夕,实控人王永红还在2017年5月,曾一掷千金为女星韩熙庭(参演过《金陵十三钗》)拍下价值1.24亿港元(约1.09亿元人民币)古董雍正粉青双龙尊。遗憾的是,最后却因没钱付被告上法庭。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