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曾怒批中国汽车产业:这些人怎么了?为什么还弄不成?

他在辛亥革命爆发的那一年出生,那时的他面对积贫积弱的中国,想要贡献自己的力量,来帮助我们的国家变得强大。

他去美国求学,科学救国是他一生不变的理想。留在美国,他也许一辈子可以享尽荣华富贵,飞黄腾达。可在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自己的所学,不是用在别的国家,而是用在自己的祖国。

△钱学森(1911.12.11-2009.10.31)

他的头衔有很多,他是航空工程硕士,航空、数学博士,他是加州理工大学的“杰出校友”,他是“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火箭之王”和“两弹一星”元勋。他的成就影响了中美两国,乃至整个世界。但他最在意的还是镌刻在心中的那两个字——“中国”。

2018年10月31日,是钱学森逝世9周年纪念日。今天,我们无比怀念他。

“我是大唐的后代,我的一腔热血只图报国。我的根在中国。”

说到钱学森,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但是至于伟大到什么程度,可能很多人说不上来。

△学生时代的钱学森,已是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

其实,早在二战结束时,他在美国就已经是“领域神人”“顶尖天才”,犹如传奇一般的存在,曾在五角大楼自由出入达8年之久。

2009年钱学森逝世,美国媒体报道了他逝世的消息,直接称他曾经奠基了美国的航天业。美国的登陆月球、远征火星的NASA,很多东西都是他奠基的。在他诞辰时,特斯拉公司创始人名下的火箭公司SpaceX,发出推特,祝这位NASAJPL的创始人生日快乐!

△SpaceX公司致敬钱学森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美国的20年时间里,一直坚持保留着中国国籍。他从来没有向美国保险投过一分钱。他说:“我从1935年去美国,1955年回国,在美国待了整整20年。这20年中,前三四年是学习,后十几年是工作,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做准备,为的是日后回到祖国能为人民做点事。”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得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后,钱学森相继辞去了在美国所有的职务,开始准备回国。

那是20世纪50年代,面对一穷二白的新中国,钱学森为了回国放弃的是:每月2000美元的讲师薪资、每月1600美元的研究所工资、每年5万美元的科研奖金、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的身份以及美国绿卡。他曾幽默地说道:“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青年时代的钱学森

然而,谁曾想到,回国的路如此艰难。美国海军次长金贝儿甚至直接打电话给司法部:“他太有价值了,在任何情况下都抵得上3至5个师的兵力,我宁可毙了他,也不要放他回红色中国。”

他为此斗争了长达5年之久。这5年的时间里,他被逮捕过、被软禁过、被审讯过、被恐吓过、被跟踪过,买的飞机票被强制退票,美国联邦调查局时不时派人闯入他的家里搜查,他所有的信件和电话都要被检查和监听。

△钱学森在移民局听证会上

为了回国他甚至直接与检察官当面对质:

检察官:“你忠于什么国家的政府?”

钱学森:“我是中国人,当然忠于中国人民。所以我忠心于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政府,也就敌视对中国人民有害的任何政府。”

检察官:“你现在要求回中国大陆,那么你会用你的知识去帮助共产党政权吗?”

钱学森:“知识是我个人的财产,我有权要给谁就给谁。”

“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

面对美国人的种种威胁和折磨,他义无反顾,不屈不挠,坚定不移。直到1955年日内瓦会谈,在周总理等老一辈领导人的极力斡旋下,他才得以回到中国。

△钱学森一家在归国的轮船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那时的中国刚刚经历了14年抗日战争、3年解放战争以及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紧接着而来的就是3年自然灾害,万里河山满目疮痍,千万家园一片废墟。

那个年代,我们的国家连一台洗衣机都造不出来。

可就是在那个年代,钱学森于1956年初却带头组建了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所。

△1956年,毛泽东同志邀请钱学森赴宴,并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一本《工程控制论》就是他报效祖国的底气,是智慧和汗水的结晶;

一纸《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就是他报效祖国的决心,是对中国航空事业的长期规范和发展;

一句“外国人能干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干”就是他报效祖国的动力,这是信仰的力量,更是必胜的信念。

1960年9月10日,也就是苏联撤走所有援华专家的第17天,我国第一次成功发射了一颗弹道导弹,并准确命中目标。

△东风一号

同年11月5日,也就是一个多月后,我国第一枚仿制型的“东风一号”近程弹道导弹发射成功。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

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

从“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第一任所长到“中国第一个12年科学规划的综合组”组长,再到中国第一个火箭研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无数个日日夜夜,每一个寒冷的深夜都有钱老忙碌的身影,每次成功的背后都有钱老发自内心的微笑。

为了工作,他甚至把宿舍直接搬到了指挥所,幕天席地,他用有限的生命和科技的力量向全世界展示出中国的“最强音”。

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工程和探月工程,站在钱学森和老一辈科学家的肩膀上,中国人得以仰望头顶那片更加辽远的星空。

“我个人仅仅是沧海一粟,真正伟大的是党、人民和我们的伟大国家。”

在荣誉面前,他不居功、不自傲,始终坚持:“导弹航天是成千上万人的事业,不是一两个人能搞成功的。一切成就归于党,归于集体,而我只是党领导下的这个集体中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他倡导设立“中国科协青年科技奖”,甘当伯乐、愿为人梯。年近7旬的钱学森,多次提出辞呈,他请求“退位让贤”,提拔了一大批在卫星科学技术方面年富力强的科技干部,以积极的态度促进了科学界的新陈代谢。他认为,我们一定要“培养会动脑筋,具有非凡创造能力的人才”

“社会主义建设需要更多的钱学森,国家才会有大发展。”“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我忧虑的就是这一点。”

不仅如此,他的目光早已超越了航天事业、超越了时代局限、超越了现实发展。

他关注中国的环境建设,一直牵挂着在西北那块土地上的人民,一直在想办法用科学改变那里的环境,年迈的他每年都将所得的奖金捐给那边的沙漠治理事业。

他担忧中国的教育事业,他说:“现在中国完全没有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的模式办学,没有自己独特创新的东西。”

△晚年时代,钱学森和夫人蒋英

甚至在晚年,他在电视上看到铺天盖地的外国汽车广告,他就说“泄气、泄气。”他的儿子钱永刚说中国汽车也是“外国心”时,钱学森更是气愤地连连发问:“这些人怎么了?人都干什么去了?现在生活水平高了,更有条件出成果,为什么还弄不成?”

这就是钱学森,一个立体真实、有血有肉,无比爱国的钱学森。

“大千宇宙,浩瀚长空,全纳入赤子心胸。惊世两弹,冲霄一星,尽凝铸中华豪情,霜鬓不坠青云志。寿至期颐,回首望去,只付默默一笑中。”

钱老,感恩您铸剑为国。向浩瀚长空道一声:安心走好!

来源:钧正平工作室

作者:陆巍、王宇

监制:王然

编辑:宋佳音